伊春森工

国家级项目“兴安岭森林号子”

兴安岭森林号子,是东北林业工人在长期的劳动实践中,根据各种不同的劳动方式和具体的劳动内容创造出来的一种劳动歌声。因为产生于东北,所以具有浓郁的东北地域和人文特征;粗犷豪放、高低不平的呼号形成的韵律,又具有典型的民间音乐特征;在即兴发挥、信口拈来、用号子语言来抒发情感的文学创作上,又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

兴安岭森林号子的历史悠久。早在《淮南子*道应训》中,就生动的记载:“今夫举大木者,前呼邪许,后亦应之,此举重劝力歌也”。据《黑龙江历史编年》载,兴安岭森林号子起源于清康熙年间在松花江流域运送木材的流送号子。19世纪末,俄罗斯人取得东北伐木权时,产生了拉鼻号子。日本侵占东北砍伐木材出现了大掐子号和抬木号子。伊春林业英雄马永顺,就是当年给日本当劳工时抬木头领号人,每个伊春人对马永顺喊着号子和日本林业把头斗争的故事记忆犹新。20世纪中叶,新中国成立后,集中开发东北林区。林业生产全部用人力劳动完成,形成了多种森林号子,这些号子在东北地区广为流传,特别是伊春林区,只要进了山,就会听到回荡在林海森林号子的呼号声,随着声音就会看到工人抬木头劳动热火朝天的场面。生活在这里的老百姓都会哼唱。

随着林业生产的机械化取代大部分人工劳动的进程,森林号子的使用减少了。改革开放后,体制逐步在改革,木材进入市场化经营,个体经营者为了减少投资,基本采用人工抬木头的方式,抬木头喊的号子有哈腰挂号和拽大绳号。到了21世纪初,兴安岭的木材资源逐渐减少,林业生产机械工具老化,木材生产走向季节性运营。2004年,伊春市经国家发改委批准,进行了林权制度改革,山林可以私有化。这一政策的出台,使人工抬木头的劳动多了起来。这种人工劳动,即便捷又可以免去购买大型机械的巨大投资,工人喊的哈腰挂号特别盛行,个别的也有拽大绳号。伊春市汤旺河林业局贮木场的领号工人韩明军,从小时候跟随父亲学唱森林号子,现在继续领唱森林号子。伊春林业文工团唱队队长赵军,从六岁就跟着父亲赵希孟学唱号子,高中毕业下乡当过领号工人,他能演唱流传在兴安岭的全部森林号子。现在流传在东北林区的只有很单一的哈腰挂号,而原来盛极近一个世纪的、丰富多彩的兴安岭森林号子出现了濒危局面。

2-18.jpg

走进政府 | 便民服务 | 森林里的家